汤塘省报新闻网正文

100多吨“洋垃圾”伪报入关?沪人大代表旁听了一起公益诉讼

2019-12-01 10:43:52 阅读量:4320

原标题:100多吨“洋垃圾”伪报入关?沪人大代表旁听了一起公益诉讼

为了薄利多销,100多吨“外国垃圾”被申报进口。尽管这批“外国垃圾”最终在国际边境被封锁,但处置和惩罚还远未结束。

9月5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国垃圾提起公益诉讼。市人大常委会部分成员和市人大代表、专家学者出席了公益诉讼。

对许多人来说,公益诉讼仍然是一张“新面孔”。这场关于环境污染责任的民事公益诉讼意味着什么?从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到消费者权益,我们如何通过公益诉讼来维护我们的公共利益?

谁支付100吨固体废物进口费用

这起公益诉讼的审判团队非常庞大,由3名法官和4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画廊里坐着一些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市人大代表、专家学者等。

四名被告,一艘铜污泥船。尽管国家一再禁止进口“外国垃圾”,但这四名被告仍然玩世不恭,无视国家法律,试图通过虚假报告将“外国垃圾”引入该国,从“外国垃圾”中提取有限的可回收材料,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获取利润,从而构成了环境污染的重大风险。

2015年初,被告华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联系被告米泰公司的被告黄某、陈某、薛某,请求购买含铜进口固体废弃物。2015年9月,薛在韩国组织了一场138.66吨铜泥的票子。米泰公司谎称“铜矿”被用于制作报关文件。华远公司向米泰公司支付了45万元以上的货款,这批货物是黄氏在上海港申报进口的。此后,货物被海关扣押。

虽然本案当事人仅获利数十万元,但清除这些固体废物所需的人力和财力不可低估。在法庭上,公益诉讼助理专家、华东师范大学环境科学系主任张勇表示,铜污泥是国家禁止的固体废物。这种情况下污泥中的铜含量约为3.40%-31.45%,其中含有镍、锌等重金属,属于“重金属污染物”。上海市固体废物管理中心表示,涉及的铜污泥含有大量重金属,应委托有危险废物管理许可证的单位进行无害化处置。根据上海价格认证中心的评估,本案涉及的铜污泥处置费用为105.37万元。经合议庭审议,四名被告在分工上共同讨论合作,知道铜泥是国家禁止的固体废物,造成环境污染风险,损害公共利益。

因此,四名被告共同和分别向检察机关公益诉讼专用账户支付了105.37万元非法进口固体废物处置费。

创建公益诉讼的“上海模式”

"这个案例非常典型。"华东政法大学公益诉讼研究中心主任李翔教授表示,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重要,相关公益诉讼案件也越来越多。据悉,2018年至2019年8月,全市法院共受理公益诉讼案件32起,其中环境民事公益诉讼24起,占比高达75%。

据悉,公益诉讼在上海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过去的两年里,上海检察机关和法院受理了许多公益诉讼案件。例如,从2017年7月检察机关开始公益诉讼工作到今年7月底,共发现公益案件线索2500多条,提起公益诉讼案件565起,提起诉讼29起。为依法维护公共福利,积极对进口外国垃圾、非法排污、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和固体废物、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在减肥药物和保健品中非法添加药物、生产含克伦特罗牛肉和生产假阿胶等违法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在这起“涉外垃圾”公益诉讼案件中,相关当事人涉及安徽、浙江和上海。

李翔认为,上海在处理公益诉讼案件时,不仅要解决自身问题,还要注重长三角和长三角经济带一体化的公益诉讼联动机制。"上海的司法和立法机构应该向前看得更远."他认为,在公益诉讼案件中,特别是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跨区域合作机制是必要的。

据报道,上海法院正在推动省际公益诉讼合作,以建设长三角地区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共同体。青浦被公认为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上海规划的四个生态战略协调区跨越江苏、浙江和上海,对长三角地区的司法协调和区域合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上海检察机关与长江经济带各省市检察机关签署了《关于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和资源案件处理合作协调的意见》,与长江三角洲省级法院签署了《关于建立长江三角洲地区生态环境保护司法合作机制的意见》。他们牵头召开了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合作会议,并提出了太湖环境管理行动计划。

公益诉讼是解决“公地悲剧”的一种手段

市人大代表邹文全列举了检察院的四项检察职能,其中公益诉讼是最不为人知的一项。他认为,目前,全社会支持公益诉讼的意识还没有形成,协助公益诉讼调查取证的权利还没有落实,公益诉讼的扩展仍然滞后。"支持检察公益诉讼的意识有待进一步增强."他建议检察机关加大宣传力度,向公众普及公益诉讼相关知识。

经济学中有一个著名的“公地悲剧”理论。一块草地被分成几块给个人,中间留下一块作为公共土地。在过去的一年里,“个人土地”被有计划有控制地使用,“公共土地”由于过度放牧而变得贫瘠。这就是“公地悲剧”,也就是说,当人们过度使用公共资源时,冲突最终会因资源有限而产生,损害所有人的利益。

从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到消费者权益,谁将代表我们的公共利益?为了解决“公地悲剧”,公益诉讼是一种诉讼方式。

市人大代表刘正东认为,尽管公益诉讼案件在过去两年有所突破,但现有公益诉讼案件数量少,范围窄。“在过去两年里,全市检察机关共发现2500多条公益诉讼线索,但只有29条提起了公益诉讼,数量相对较少。然而,在上海法院受理的公益诉讼中,大部分集中在环境、食品安全等民事公益诉讼领域,很少涉及行政公益诉讼

“这些现象都反映出目前公益诉讼线索太少。有必要拓宽公益诉讼线索的渠道。”刘正东建议,在与12345热线和执行现有联系的基础上,检察机关应加强检察机关与律师事务所的互动,即加强检察机关与律师事务所在公益诉讼线索上的互动。在他看来,目前上海有28,000多名律师,其中许多从事民事和行政诉讼,有许多公益诉讼线索。它们可以成为公益诉讼线索的重要来源。

在“外国垃圾”公益诉讼中,四名被告最终支付了100吨固体垃圾的入场费。如何通过公益诉讼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市人大代表李明认为,公益诉讼案件的当事人在决定相应的处置和修复费用时,还应当处以罚款,增加违法成本,这将为社会树立良好的榜样。“法官判被告承担修理费。如果他暂时不能把它拿出来,接下来环境污染将如何修复?”李明担心,如果修复费用不到位,将导致环境修复被搁置。他提议将来设立一个环境污染损害基金。基金会先处理废物,然后向有关方面提出检控。

刘正东建议上海市人大可以对解决这些问题的地方立法进行初步尝试,为下一步制定国家公益诉讼法奠定基础。他还同意加强宣传的办法,“检察机关应该深入工厂和村庄,这是最有可能发生公益诉讼的地方。让检察机关帮助他们,这样‘公地悲剧’现象就不会重演了。”

总编辑:张军文字编辑:王海燕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周尹杰

山西十一选五 五百万彩票网 三分快三官网 必赢亚洲